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奸臣害一朝,奸论害百世

2020-04-04 点击:1654

   有些事情怪得要死。县令取站姿,在舞台上讲话,下面红男绿女,观众如云。佐贰跑上台去,悄耳言:太爷,您拉链没拉。县太爷这时没说什么。讲话毕,佐贰毙。县令把佐贰帽子给撸了。本来,佐贰一番好意,叫县令建设形象,县令却是大怒,大庭广众之下,叫我出丑,居心是破坏本县形象。佐贰说批评是在搞建设,县令说批评是在搞破坏,谁说了算?投政以桃,政报以綯,这个世界怪死了。怪,死了。

  我不在跟您写寓言,我跟您弄纪实。唐朝杜璡,官补阙,“左补阙一人在左,右补阙一人在右。”这职位大致相当他朝御史,或谏议,或台谏,跟公知一样,吃嘴巴子饭的。这个比对,不太科学。补阙非公知,公知出嘴,非职之所在,没工资的,若有收入,也是稿费。补阙出嘴,是职之所在,有工资的,他如果唾沫星子变白纸黑字,也会有汇款单翩然飞来。只是补阙,喔,这里且称之为公职吧,他们很少嘴巴唾沫变版面文章,多半是肺腑肝胆变提案或建议案。

  

  这里用了肺腑肝胆这般高词,很多人在打冷齿,要删对我之关注了。您误会了(也或没误会,您一律不爱见这些大词给官人)。公知固然是有良知的,但也有的是假借良知的;公职固然有的是假借良知的,也有的是有良知的。比如补阙或御史,确有无公正与正义可言,有的不过是党争的工具与打手。然则也不可一概而论,也有很多体制内人,一腔孤勇,满心肝胆。公职建言或无公知之猛,公知建言却无公职之用。公职因为熟悉内情,也晓得外情,他们看问题更真些,更实些,更合政策采用些。

  杜璡居台谏之位,当有谏议之责。又因居其中,故对官场里事看得真。那回,也不知道是何事,也可能是他看到玄宗拉链没拉。你我拉链开了,没太大事,克林顿拉链开了,举国,不是,是举世界大事。玄宗拉链开过很多次的,最着名一次是向他儿媳妇(大家都知道的杨贵妃)乱开拉链。是不是杜璡因这个事,要来弹劾唐玄宗?可能性最大的是,杜璡说,各位领导,别唱歌跳舞啦,天朝将发生蝗灾啦;还可能的是,杜璡说,各位领导,别醉生梦死啦,帝国有病毒将人传人啦。

  我承认我有点胡说,您骂我轻一些好不,这个是因为没真相,新闻只说“补阙杜璡再上书言政事”,对,就是这么一句话,只说上书言政事,没说上书言什么政事。这就让人费猜度。我们不知其言何政事,却可以肯定他言的政事,一,一定属实,不是谣言,二,一定不合领导胃口,一定是反对歌舞升平。如果杜璡所言政事,非蝗灾,也非疫情,那么,概率最大的,是针对吏部乱用人。吏部用人,后来有一条,不准撰提案,唐朝那会,好像没这个规定。杜璡或是说了:陛下,那狗卵也提拔当知府,帝国尊严感何在?杜璡或是说了:陛下,这廉吏这次又没份,帝国价值观何在?

  

  新闻没说杜璡上书言何政事,若将新闻前后关联来推演,真可能是他指出了“用人是第一腐败”。什么问题指出都行,这个问题指出不行,领导说不行,你霸蛮要行,那么结果是,杜璡“斥为下邽令”。若说奋斗十八年才坐在一起跟你喝咖啡,那么要奋斗多少年才跟你一起喝茅台?杜璡京都任补阙,司局级吧,因为一句话,断崖式下降,外放为七品芝麻官。权力不说了,一年工资福利要降多少呢?一言没兴邦,一言丧了官。损失惨重哪。

  杜璡下台了,李林甫上场了。杜璡事件后,帝国往往是要来开批斗会的。不对,批斗会是要罪人在场的,李林甫组织召开的这个会,杜璡不在。李林甫说:“明主在上,群臣将顺不暇,亦何所论?君等独不见立仗马乎?终日无声,而饫三品刍豆;一鸣,则黜之矣。后虽欲不鸣,得乎?”

  这段讲话中心思想是:咱们玄宗眼很明的,晓得杨贵妃很尤物;咱们玄宗心很明的,晓得安禄山是将才;咱们玄宗是眼明心亮的,晓得开明盛世不会五代十国的。天纵圣明,英明睿智,我们除了歌颂吾皇,只能高呼万岁,我们“顺毛皇帝”都没时间,怎么可以去逆龙鳞呢,找骂啊,找打啊,找抽啊,找死啊。

  

  说不透,打个比。李林甫是拿马来诸臣说道理打比喻的。譬如皇宫前面的马,没谁让这些马驰骋战场,做战马嘶鸣。仪仗马们,站着好看,纯为观赏,那么高官厚禄,山珍海味。一头马也可以职级与职称上三品。呀呀呀,市长才五品啊。马却是三品薪金与俸禄。人比人气死人,人比马呢?皇宫仪仗马,不能嘶鸣,不能不平则鸣,一鸣不惊人,一鸣惊落乌纱帽。杜璡鸣一声,“则黜之矣。”

  补阙,职责本身搞批评,提建议,批评之目的是建议,建议的目的是建设。这与另外一些人,是不一样的,其他人可能真是批评的目的是爆破,爆破的目的是破坏。补阙不一样啊,却也是等同视之。杜璡之事,李林甫干部会上做了这个讲话,“由是谏争路绝。”李林甫的这个讲话,大家果然深刻领会,贯彻执行了。不再搞劳什子调研,不再写劳什子建议,有工资有福利有职级,反之,降工资降福利降职级,甚至,脑壳都降地板。猪也会计算其中利害与得失的。

  现在我们不用再说杜璡,且说李林甫;李林甫也不用说了,古今天下,李林甫都被认定为奸臣,早已批垮批臭,斗垮斗臭,而且从目前看,没人翻案。可能会有的,私知喜欢干这事,秦桧有其后人在给翻案了,李林甫暂还没有,还在耻辱柱上,没谁用凿子,啊,笔头,将其名字涂红,搬刻到光荣册来。李林甫仍在“中国十大奸臣”中,占了墨墨黑的一大版块。天下几乎没共识,李林甫是奸臣,是难得一有的共识。

  

  有解的是,房子树起来,干部倒下去;无解的是,奸臣倒下去,奸论占起来。这里所说的占,不是站。李林甫的奸臣理论,并无人给树碑,广而告之。反之,还要组织文章来批判的。只是怪死了,李林甫这个奸论,却在封臣榜里,占了扉页版面。武则天是无字碑,李林甫是无字书。

  忠臣正论,多写在纸上,却不用;奸臣邪论,不在纸上,都在通行。封臣榜首页无字,却是李林甫那奸论:“终日无声,而饫三品刍豆;一鸣,则黜之矣。”不说真话的,不批逆鳞的,则“三品刍豆”,还可能是三品上二品,二品上一品;敢于说真话的,常常批评里含建设性意见的,多半“一鸣,则黜之矣”,今后,“后虽欲不鸣,得乎?”

  奸臣害一朝,奸论害百世。

  恨可恨的是:奸臣已上耻辱柱,奸论还在封臣榜。

  

福利500导航

日期归档
安溪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tf800.com.cn 技术支持:安溪资讯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