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北京外卖小哥登上《时代周刊》封面

2020-04-05 点击:1657

这位北京外卖兄弟曾在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上“他们的坚持、爱和关怀在隔离中”当他最接近新皇冠病毒时,高感觉到他能听到细菌落在突击服上的声音。

那是在二月初,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这位33岁的外卖工人站在指定医院的分诊台,第一次看到医护人员从头到脚裹着防护服,几乎看不见自己的眼睛。下意识地,他握紧了自己的手机充电线,这是一位确诊患者的外卖单。在过去的三个小时里,他是唯一接受命令的外卖人员。

▲3月19日,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发布了防疫图片,封面上出现了中国唯一的面孔高。

这是高第五年做外卖。北漂十多年了,今年春节,他和妻子退了票,留在了北京。在整个疫情期间,他都在工作。在整个国家,有许多像他们一样的骑手。从一流的响应到社区的关闭,再到温暖的春天,这些外卖工人穿梭于城市的街道,将那些与世隔绝的时期的关怀和爱连入大海。

3月19日,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发布了防疫图片。高作为唯一的中国面孔出现在封面上。《时代周刊》赞扬了车手们“非凡的使命感”。

“事实上,这绝对不是我个人的荣誉,也是所有普通工人的荣誉,比如环卫工人、社区保安和快递人员。”站在三月初春的夜晚,高为第二天的行程做好了准备。他喜欢有收入,能够为更多有需要的人服务。“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老人、药品和荷包蛋

疫情让他觉得整个城市的孤独被放大了,通常被忽视的温暖变得滚烫。

当高在网上看到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照片时,觉得有些奇怪。这是他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自己,穿着一套“工作服”,坐在一辆小摩托车上送饭。即使戴着面具,他仍然可以看到自己的黑皮肤和微笑的眼睛。

“我以前是这样工作的。”他不知道杂志的影响,但觉得被认可是件好事。他感到有点害怕,直到他的家人和朋友打电话祝贺他,他家乡的媒体想采访他。“我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。我很乐意送外卖。那些医务人员和志愿者才是真正应该受到表扬的人。”

但另一方面,如果我们能让每个人看到外卖的重要性,如果我们能理解并耐心对待销售人员,他会感到骄傲和自豪。这种莫名的情感在他心里蠢蠢欲动,而高的眼睛也不自觉地有点红了。

这是高第一次有这种感觉。16岁时,他从宁夏来到北京,做厨房帮手、保安和送餐员。在他家庭最困难的日子里,他白天在一家旅馆工作,晚上当保安。他一天工作20多个小时,把赚来的大部分钱汇回家。冷酷的生活是最好的老师。他已经成为一个脾气好的人,更容易理解别人的困难。“新年”的第三天,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反应机制的第三天,平台上来了一个顾客的订单。它是为等待胰岛素的糖尿病患者准备的。在去医院取药之前,他们必须去他家取药。医院是新诊断肺炎的指定治疗点。高几乎只犹豫了几秒钟,就接了这个命令,因为他觉得这个病人一定是在期待帮助。

当她来到顾客家时,干净的客厅让老太太越来越瘦。她力劝高注意安全。往返旅行非常顺利。此时,北京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车辆。把救命药还回来后,老人拉着他的手问。知道老人还没有吃饭,高猫着去厨房拿了一碗面条,顺手打了两个荷包蛋,临走的时候,他还倒空了老人的垃圾。

“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,我理解孤独的孤独。”疫情开始时,高觉得整个城市的孤独感被放大了。大楼开始关闭,社区不能进入

有些顾客会把买来的水果送给高,以示感谢。有些人在拿起外卖后会举起大拇指并在远处挥手。另一位顾客会直接点两餐,然后在拿起餐点时告诉他已经为他点了一餐。也有放松的时候,一个顾客留言让外卖兄弟给他画一只老虎,“我画了小啊毛,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。”

确诊病人的命令

他怀疑自己是否对被“抓住”感到紧张,在接到确诊病人的命令后奇迹般地消失了

这并非没有恐惧。

在疫情开始时,外卖工人应该是城市中最先感受到紧张的群体之一。在订单中,消毒剂和口罩的购买量开始增加。在药店里,人们打出了口罩销售缓慢的标志。在办公楼里,消毒频率增加后,空气中充满了强烈的消毒剂气味。

高也开始往自己家里搬防护材料。他跟踪他的顾客,买了同样的消毒剂、酒精、抗菌洗手液和口罩……”我们为他人服务,对自己和他人负责

在全国许多城市发起一级反应后,外卖员工的微信群开始分享各种真假消息。疑似病例在哪里?在哪里结案.焦虑的情绪蔓延开来。最糟糕的是,高感到浑身不舒服,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咳嗽或头痛时被“撞”了。

在接到确诊病人的命令后,这种紧张感奇迹般地消失了。

那是一个住院的病人。他一个人在医院,但他没有手机充电线。三小时后,订单出现并被取消。直到高接到命令,对方直接告诉他自己被感染。

"寄出这份表格后,我出院后感到脚有点软。我迅速拿出消毒剂,从头到脚喷了一遍。”站在三月初春的夜晚,在快轨平台现场直播的时候,高在与记者的交谈中回忆起这一幕。他说,有了老太太和她丈夫的经历,他就不那么紧张和害怕了。我每天进行健康检查,花20分钟给我的摩托车和衣服消毒。还会检查并再次检查面罩,以确保其正确佩戴。“相信科学,我的保护措施已经到位,我不会被感染。”现在,他最想知道的是下订单的客户是否已经恢复,“已经过了这么久,一定没问题。”

在疫情期间,订单减少,购买了更多的大米、面粉、油、蔬菜和水果,甚至还有日常必需品。高在接到订单最多的当天就完成了70个订单。那是在情人节,一个多风多雪的日子,他点的菜需要鲜花和礼物。这一天,其他外卖工人在他们收到的订单中提到,他们会向收货人传达“我爱你”。高没有这样的经验,但他经常想知道什么样的故事和生活背后的每一个订单,他收到。

“但是不管故事是什么,这样的祝福总是好的。”高觉得自己不能说“我爱你”,但那天回家后,他会给妻子买一束红玫瑰。“每天当他出来时,只要他想到有人在家等着,他就会感到温暖和充满希望。”

每天骑着一辆踏板车

他热衷于用一辆外卖踏板车记录他的日常生活。因为疫情,他感受到了珍惜身边人的真诚。

高捧着花,进屋前记录了他的喜悦和不安。"尽管他是一位老太太,生活仍然需要一种仪式感."这是他的习惯,每天在快速移动的平台上留下一个简短视频的日记。在他的记录中,双溪大学后勤工作的冰山一角,平安夜前大楼门口五彩缤纷的圣诞树,除夕晚些时候街上“新年快乐”的祝福……此时此刻,他不仅仅是一个路人,而是场景的一部分。

在流行病期间,他的工作时间和过去差不多,每天超过10个小时,晚上9点左右停止工作。在空旷的街道上,在立交桥下,在社区门口,他讲述了自己一天的经历。3月18日,北京刮起了大风。尽管高戴着口罩,但他的嘴和鼻子里还是有很多沙子。他必须早点回家。3月12日上映的《他的家》中,t

我心里也有不好的事情。3月2日,北京下起雨来,下起雪来。他本希望收到更多的订单,但电动车半路抛锚了。他跑去送四份外卖,走了五公里,一天损失了200元。12月28日,一份红烧鸡和米饭被误送,他自己也损失了32元。但更糟糕的是,从那天起,越来越多的社区开始关闭。他开始站在社区门口等着客人下楼去拿食物。接受订单的效率大大降低了。

他经历了最糟糕的时刻,感受到了温暖春天的希望。现在,这个城市的交通很繁忙。他可以看到市民们戴着面具走过北京的一些景点。一些经常接触的餐馆,其中一些还没有从关闭中幸存下来,正在采取各种积极的措施来生存。

高的生活似乎变化不大。他仍然热衷于用踏板车记录他的日常生活。“当我老了,我可以停下来,看看我记录的生活,回忆我的经历和过去,并希望把积极的能量传递给每个人。”

在北京十多年了,他在古都见过四季。他喜欢价格较高的冬天,而不喜欢会使鼻炎角膜炎发生的春夏。他一直计划带妻子去香山看红叶,但他从来没有时间。但是,他今年一定会去,因为疫情,他感受到了珍惜身边人的诚意。

"到那时,我仍然会制作一个视频并录制下来给大家看。"

华西都市报-封面记者杜

——

日期归档
安溪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tf800.com.cn 技术支持:安溪资讯网 | 网站地图